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七九】秋风度

岳七伸出食指,轻轻点在沈九的心口上,在对方诧异的注视下笑了。

他说,小九,我曾经——

一、

沈九一直待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这里”究竟是哪里,沈九一直没有闹清楚,索性懒得深究过自己的日子,反正和他一样缺乏好奇心的比比皆是,譬如在他对面的那个老板娘,生得好看,性情冷淡得和他有异曲同工之妙,卖的尽是人间稀奇古怪的话本,小姑娘们很喜欢这些,沈九不懂也没看过,他曾听别人说她早可以离开,但偏偏死守了很多年,一定要等一个喜欢这些话本的男人来买,这样她才放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癖。

虽然他自己也有个莫名其妙的毛病,不好对别人也说三道四。沈九在他们那里是有住处的,吃喝保暖样样不缺,有些人不愿意离开,沈九在适应了这里之后却马不停蹄另寻住处走了。

他不愿要他们的补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与其荒废一手不知什么时候学成的高超字画技能,不如自力更生过日子,总好过眼巴巴等着别人来救。

很多人夸他的画栩栩如生,他的字清秀隽逸,沈九说不高兴是假,毕竟这些评价的传播是他滚滚的财路和生活来源。因而他并不缺钱,见到路边的小乞丐,仍是赏钱大方的那个。

——别搞笑了,给钱是让你们换个地方少来挡路,再来就让你们死。沈九自己这么说。

小乞丐们置若罔闻,总在他摊子旁边坐成一排,屁股底下粘了老鼠贴似的,久而久之成了城中奇景,来讨字画的施舍钱财的络绎不绝,双方乐得其成,好歹没(沈九单方面地)打起来。

这天一如既往,夜幕降临时收好桌上的笔墨字画,沈九挥走小乞丐们各找各家。钱袋里头银两叮当作响,沈九估摸着是可以去酒家饱餐一顿再听听小曲儿买买古籍的。

他将画轴和行囊背上,然后突然发现有个人站在摊子前,一直看着他。

沈九很快恢复了常态。

“已经收工了。”沈九说,“明天再来。”

“我知道。”那人一笑,温和极了,“我只是想看看沈先生的画,一会就好。”

怪人,这么多事。

沈九啧了一声,把画轴取了下来。


二、

那晚他们互通了姓名。

“你是谁?”怕不是个神经病,撕不下的苍蝇贴。

“我叫岳七,是个教书先生。”那人回答。

这附近的确有一家私塾,小乞丐们和学童混得要好。沈九颔首,报上了名字:“沈九。”

“久仰先生大名。”那人笑得愈发温良。

这样算认识了。

那天过后,岳七再来时拿了一把折扇。

“特意送给先生的。先生看看,喜欢吗?”岳七将扇子递给沈九。

沈九眼帘低垂,一袭青衣,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不沾阳春水的做派,画着一副苍穹云海山巅图,正打算往上添一笔人影。闻言心想这人不是来找茬犯病居然是来送东西,不好轰走。没法子他只好轻轻搁下笔,展开折扇,忽然心底叫奇,他从未用过折扇,这动作却做得娴熟,端了一把仙风道骨有别于业务模式的架势,往人模狗样更进一步,不禁觉得好笑。

扇面简单画了些竹子,笔力遒劲,四平八稳的画法不出岔子,然而仔细看却看得出竹子气势汹汹,锐利尖刻之下埋藏的宁折不屈,八面来风都压不断它,反而诡异地铮铮逢青起来。

——说白了,就是觉得很找打,还打不死。

“挺好的。是你画的?”

沈九将扇子颠来倒去看了个遍,没有题名。
岳七:“喜欢就好,一直担心先生嫌它不肯收下呢。”

“那在下就谢过先生美意了。”天气闷热,沈九扇风扇得有些停不下来,鬓发吹得翻飞。



/TBC

一个坑,有……空……再……填……

评论(5)
热度(46)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