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好日子!

卸载老福特了!今年高考不搞事情专心学习!不敢说得偿所愿总之一定拼尽全力!想想就燃!!!(你他妈)来年六月见!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祝我高考顺利!

暮去朝来

沈清秋是一把折扇,一把普通的白色折扇。

没啥杀伤力,打架肉搏普通水准,当年从一堆奇形怪状的精怪手里把洛冰河抢救下来,他一直觉得是欧皇上身。

救下来才发觉这小孩不是普通小孩也不是神器,居然是个神,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街头流浪。沈清秋只问出小孩的名字,问不出再多。他看小孩特别可怜,浑身脏兮兮,衣服破旧,唯独一双眼睛水灵又乌黑,盈着一汪水,看得心软,一不做二不休收洛冰河为徒,让他先跟着自己,至少等长大了自立了,再出去收个神器修仙渡劫,也不迟。

于是人间多了一对漂泊的神器和神。

沈清秋为生计所迫点了很多的技能点,从风花雪月吟诗作画到修马桶通厕所洗车一应俱全,连广告和名片都有。所谓广告就是半夜摸出去...

甜甜!!!我看见了谁!!!甜到爆炸有生之年还能看见杀破狼番外!!!我的天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秋风度


岳七伸出食指,轻轻点在沈九的心口上,在对方诧异的注视下笑了。

他说,小九,我曾经——

一、

沈九一直待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这里”究竟是哪里,沈九一直没有闹清楚,索性懒得深究过自己的日子,反正和他一样缺乏好奇心的比比皆是,譬如在他对面的那个老板娘,生得好看,性情冷淡得和他有异曲同工之妙,卖的尽是人间稀奇古怪的话本,小姑娘们很喜欢这些,沈九不懂也没看过,他曾听别人说她早可以离开,但偏偏死守了很多年,一定要等一个喜欢这些话本的男人来买,这样她才放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癖。

虽然他自己也有个莫名其妙的毛病,不好对别人也说三道四。沈九在他们那里是有住处的,吃喝保暖样样不缺,有些人不愿意离...

做饭吃饭打架

/神明洛冰河×神器沈清秋
/注意避雷,大量欧欧西出没

沈清秋觉得今天真的倒霉到家了。

小巷挺窄,路灯昏黄。距他几米远的地方,十……二十还是三十多个人,手上都拿个刀啊棍啊斧子啊,特别有气势的围成包围圈,没有一点缝隙,插翅难逃。沈清秋急着回家,开始还想对这些热血青年仁慈一点,动手伤和气,再说懒得动手……直到包围圈往前压近,刀都要戳脸上了,他终于被迫停下脚步。

“哟,今天你主子不在,居然敢一个人跑出来?”一个瘦高青年歪着嘴,冲沈清秋笑道,“牛逼了啊!”

沈清秋笑了笑,没说话。

他扫视一周,一个小弟被这眼神吓得险些没抓稳棍子。昏黄路灯,树影婆娑,清癯男鬼,面沉似水,杀人抹嘴……...

下午放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在学校屯的脑洞已经有二十多页了,然而真正落实到产粮的只有一两篇,其余的都只是大纲或者是个没头没尾的脑洞,自己想想脑内高产如袁隆平就很开心,每天都美滋滋地喂一糖啊刀子啊,后者更妙,每次的新梗刀子占多数,基友对此已经没脾气了掐掐脖子是日常哈哈哈哈嘎,我产的cp她不吃,她想吃的我没产,还是吃官方大佬的刀子吧!嗝。

我在坑底这些年(5~7)


时隔一个月左右终于能产粮了!!前文请走头像!

/////

5、

“来不了了?”
洛冰河瞪大眼睛,调弦的动作停了下来。漠北把手机反扣在在桌子上,脸色不太好看地点点头。
“她从开始昨晚一直在发烧,现在还躺在医院打点滴。”漠北看着洛冰河,“怎么办,主唱不能空着。”
洛冰河皱起眉,没有说话。
今晚的比赛是只欠东风,第一不敢打包票,争个前二十前十甚至前八却是势在必得的,他没想到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会节外生枝——主唱纱华铃缺席,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十分沉重的打击。
都能沉到马里亚纳海沟去了。
其他人显然一样震惊,纷纷停下手边的事,不由自主地看向洛冰河。
“华玲太拼了,昨天排练的时候看着状态就不好,劝她休息也没劝动...

“我出个远门。”
魏无羡背对着蓝忘机,站在门口。
他似乎是打算趁夜悄悄离开,不巧被小孩抓到正着,所以不得不解释一句。
十分敷衍。既没有前因更没有后果,魏无羡说完就陷入了沉默。
蓝忘机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赶得匆忙还是因为紧张,总之他有些喘不上气,手脚冰凉,不听使唤地发颤。
“……多久。”他听见自己问。
“老样子。”魏无羡说,“家里都有东西,帮我看着点小苹果就行。”
“和谁一起?”蓝忘机飞快道,“温宁?”
魏无羡啧了一声,“你这小孩忒没意思……留点私人空间行不行?”
说着,他往前跨出一步。
蓝忘机往前走了几大步,距魏无羡十多步远的地方停下。“乱葬岗?”
空气凝滞了几秒。
魏无羡身形明显僵直了一瞬,蓝忘机有些后悔脱口而出的这句...

我在坑底这些年

1、
沈垣才发现他对着这个半大孩子发了半天的呆。少年的脸颊有层浅淡的绯红,乌黑的眸子亮得发烫,却是一动不动地和他对视,完全呆住了。

被吓到了?

沈垣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伸手在少年眼前晃了晃,唤回他的神智,冲他歉意地微笑。

“对不起,吓到你了吗……”

少年又是一愣,脸完全红了,紧紧地抿住嘴。他飞快地摇头,接着连忙低下去看自己的鞋尖。

2、

洛冰河目瞪口呆。

他一上车就注意到了这个青年。

他年纪和他相仿,比他大些,约摸二十出头,身形修长,侧脸像是经泉水细细打磨过,干净明晰,说不出的温润好看。

眼神放空的样子好看。

没有表情的样子好看。

冲他微笑的样子最好看。

……颜狗的属性完全...

© 袭隐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