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我没有

我亦飘零久

/冰秋
/江湖设定,无低魔,大量欧欧西出没
/注意避雷

洛冰河第一次遇见沈清秋是在八岁那年。那年他养母去世,他用家里唯一的破席子收了养母的遗体,天不亮就去下葬了。说是下葬,其实就是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挖坑埋了,但这样总也好过被扔进乱葬岗,和一群不知姓甚名谁的人挤挤挨挨,生前已经受够,死后不必再来一次;或者被饥民争抢遗骸分食骨肉。

洛冰河曾经见过一对父母,在路边煮了自己的孩子的遗骸,接着为如何分配挣得头破血流。因此万不敢在天亮后下葬养母。

他告诉沈清秋,他能侥幸活到八岁,也是在婴孩时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养母抢救下来的。

沈清秋也是在这时候告诉他,活着,就是一种胜利。人与人只有在死时才是平等,不存在...

请问你需要滴滴打车吗

/冰秋

下午三点,暴雨如注。

沈清秋站在便利店屋檐下,隔着雨帘模糊看见街对面的野猫伸出舌头,一下下舔洗爪子。路面上水光粼粼,随便一辆车开过去都是半米高的水花,他方才就是被这样溅了一头一脸,不禁对这个城市的排水系统感到十分闹心。

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和他一样无所事事的金发姑娘,困倦地半阖眼,一只纤细的手撑在椅背上,支着头,另一只手在手机上流畅地划来划去,她的指甲涂成鲜艳的红色,明亮又晃眼。
他想着可能还有哪处是干的,动了动裹在全湿鞋子里的脚趾,结果袜子黏在脚上不太舒服。他将雨伞随手挂在椅子上,伞上的雨水渐渐汇成一股,沿着伞面流下,积成湿漉漉的一滩,漫到他脚下。

沈清秋百无聊赖地伸出脚,把那...

真的不懂老福特怎么总是抽风,提醒收不到特别关注提醒收不到什么提示都没有……

夕颜易逝

/天琅君/苏夕颜
/含冰秋

苏夕颜走上山顶。

视野开阔,太阳从天际线处缓缓爬起,金灿灿的阳光均匀的铺展,照得天地通透,金黄的涛涛云海弥望。她发现那人已经到了,熟悉的身影靠在一块嶙峋的石头上,周身镀了一圈毛茸茸的金边。

苏夕颜站着看了一会,那背影无动于衷,她于是开口道:“我……”

“我决定了。”

异口同声。

苏夕颜愣了愣:“什么?”

那人转过身,原来是个丰神俊貌的黑衣男人,眼睛乌黑而明亮,一只手搭在石头上,大不正经,表情倒是郑重其事:“我决定了,我要娶你。”

苏夕颜:“……”

这有点刺激——不对是很刺激。

虽然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大概猜得到这次来会发生什么,剑穗也好好带着,但是根...

可把你牛逼坏了

考的好的大有人在,您志向高远,不必同夏虫语冰了,出门往上走,自己回去吧

存档

想写的

大二/掌门八戒&首徒现大
   
    /造物游戏 方程
   
    /现代 心灵感应

/在自己的造物下被伟大冲击得支离破碎,只好喝酒撸串,聊以慰藉

冰秋/现代 某领域的聚聚沈清秋&默默迷恋的迷弟洛冰河 一次没有认出对方的地铁偶遇,一次走心的互吹安利,一次懵逼
  
    /现代 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原著向 关于你我的人称变化及正确的使用表达

 ...

好气啊!!!
想写得更好啊!!!!更好更好更好啊!!!!!太垃圾了!!!!

君不见

/冰秋

/记一次小学生春游打怪

篝火发出噼啪声响,洛冰河从梦境中一惊,爬起,盖着的青色外衫随之落下。恍然间看见沈清秋依旧坐在对面,姿势同半个时辰一样未变。
沈清秋抬起眼睑,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醒了?”

只是淡淡一眼,可那里头蕴藏了太多不满和责备,洛冰河脸上一阵阵发烧,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弟子失职!竟然在这么紧要的关头睡着,让师尊独自一人守夜……”伤口还扯着跳疼,他咬咬牙,抓起正阳单膝跪下,向沈清秋请罪,“请师尊责罚!”

“为师有说要责罚你了吗?快起来,地上凉。”

“请师尊责罚!”

洛冰河将头埋得更低了。

这场汇集了仙界几大门派的夜猎,是仙盟大会之前举办的最盛大的盛典,作为...

高考加油!!!!你们俩!!!

走了,吃饭去

/2727
/私设如山,不适请关

接到泽田言纲的电话时恰好下午五点,夏日的闷热蒸笼依旧沸腾人间,将整个城市煮的酥软绵软,却煮不烂钢筋水泥筑成的脊梁骨,笔挺地撑起堵在一环二环三环四环五环的各色车流人流,人们都也习以为常,超级大都市嘛,没有一点冠心病高血压血栓堵塞的问题才叫奇怪,于是他们愉快地将汽车尾气吸入肺泡,愉快地转换成刷微博刷朋友圈打农药的消磨,愉快地估摸着这场下班堵塞加时赛究竟鹿死谁手。原有的生活秩序不紧不慢吞食这虚妄空气里的无聊,泽田言纲食指曲起,一下下敲击着方向盘,着实吃不准会耗到何年何月。油门被缓缓踩下,车流娇羞得像个二八少女,娉娉袅袅挪上一寸后,泽田言纲深呼吸,吐净肺中的汽车尾气,...

© 袭隐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