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大笑出门去



原ID 袭隐渊

【冰秋】褪去颜色的旧日花朵

洛冰河回家路上随手折了一支花,美滋滋得连步伐都打飘。

花是随处可见的细茎小白花,沿低矮草丛一路开放,有风来时就簇拥着摇晃。沈清秋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这些花很像他,理由是洛冰河看着他笑时,就好像花朵随风飘扬,没有道理地让人心情愉快。

路边野花肆意张扬,哪怕只是小小一朵,也是不管不顾地兀自灿烂。而花朵成团摇晃的样子其实很喜感,被赋予了生命一样,似一群白胖胖的小娃娃摇头晃脑地冲人笑。

世界上的花有千万亿多,偏偏洛冰河就着了沈清秋的道,将它们与他划上了大写加粗的等号。

从此变身辛勤园丁,不仅路边随手采花,还兴致勃勃在屋后开辟了一块花园,种些普通的时令花朵,也种这个世界特有的花。洛冰河养花养到兴头上...

今日广州萤火虫返图

为了米二老师和何小疯老师的签售,排队排了三小时还多……米二老师的队因为没有拉线分流,所以格外难排,中间排着队结果人群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乱了,又一次从头激情排队(。)绕了舞台一圈终于能看到舞台了的那种激动人心的感觉啊!!上台等米二老师签名就更加激动了,手心全都是汗😂
By the way米二老师的眼睫毛hin长,长得让女孩子自愧不如……(。)
何小疯老师让人感觉就是个阳光可爱大男孩,笑起来也特别可爱,签完名笑哈哈开玩笑说要人家的合照返图~他的广普听上去很好玩~

快乐排队,相约轮椅——真的特别累,就指望今晚快本看北老斯和局老斯快活啦!

我真傻,真的,战长沙看了十多集才发现顾清明是霍建华,还啧啧感叹这小伙子真帅!!!

【冰秋】今天是哪个幸运儿做饭

沈清秋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用柴火灶做饭炒菜,跪在“把火点着”这个步骤上。他在灶前静静站了一会,对着柴火思索完人生。

果断转身去洗菜。

沈清秋一张嘴早就被养刁了,这会儿洛冰河下山游历,自然没有人给他开小灶,想吃东西还得自己动手。

换做前世有一点就着的燃气灶,沈清秋自然乐于动手。做饭是件有意思的事情,在他眼里有点类似于指挥,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一个一个步骤不能乱,再依据实际情况微调。

就是做饭速度有待加强。他妹曾经等过他做午饭,耗得他妹耐心殆尽,忍无可忍地冲他喊“哥我求您了叫外卖吧”,给了他一个气急败坏的后脑勺。

沈垣遂放弃做饭,快快乐乐点外卖,乐得清闲。
“哥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他妹吸溜...

【冰秋】有愧

本书反派兼男主为了向你讨要一个说法,等了快有三分钟了。

在这个丧心病狂的反派男主面前不说话还能活着撑过一分钟的,你可是第一个,真是值得嘉奖。但你看起来并不开心,而且紧张得快要吐出来了。要怎么样才能从反派男主的手底下逃出生天呢?你心思急转,现在不是流行卖惨吗?或许卖惨能唤回男主的良心?你努力回想过去你们度过的快乐时光,记忆带你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一天,剧情来得像是狂风暴雨,你的任务就是要把男主踢下火山。少年男主还没到你眼前高,生死一刻却男人得不像话,紧紧握住剑尖,不依不饶和你对视着,师尊你果真要我下去吗?你果真要杀我吗?

我呸什么狗血偶像剧剧情,这天杀的作者我一定手刃而后快。但吐槽得不顺利,无聊...

【冰秋】如何礼貌地邀战

/有私设,OOC杯冠军

勇者洛冰河年方十八,刚刚从勇者高中毕业,马不停蹄开始新一轮的暑假打工。

他的老板兼好爸爸天琅君说,正好我想吃苍穹派的特产香瓜子了,麻烦你去一趟顺便把那里的任务给做了吧。

洛冰河铁骨铮铮,断然拒绝道,我不去,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天琅君一挑眉说,那好吧,我们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去。

洛冰河心想,得了吧,到头来还不是要我跑腿?手还是伸出来,乖乖和天琅君一决胜负。

两个人出手极快,天琅君绵延不绝的内力和着掌风劈向洛冰河,洛冰河被迷花了眼,只见天琅君变换不停的五指间闪过眼里诡异的光。

不好,洛冰河咯噔一下,急忙变招。电光火石间一局对招完毕,两只手悬停在半空,胜负...

【琅苏】离开一事

我在一阵颠簸中醒来。
马车很快就要驶进城里了。车夫是个干瘦的中年男人,眼睛狭长,头顶稀稀拉拉长了几根头发。男人一边抽着马鞭,一边回头瞪了我们一眼,叽里咕噜说了什么,语气粗暴。
我刚刚睡醒,同车的人反应比我快,开始手忙脚乱在行囊里翻找东西。一个好心的告诉我,车夫是嫌我们来的山路太难走,要求加钱。
好心人说的官话也不太利索,于我听来,还是十多年前一式一样的方言口音,仿佛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看你像是第一次来这里。是哪里人啊?这里的规矩多,照做就是了。”
我朝他笑笑,摇摇头。这不是我第一次来这里,第一次来时倒是领教了当地别具特色的人情风俗,吃了亏,所以这回有备而来。将要下车时我拦住他们,那车夫发现没人上来...

看完侏罗纪世界二了。咬来咬去血喷来喷去的恐龙电影无论到多大都能吓死我……

【冰秋】思念一事

摔下无间深渊的第五天,洛冰河在储物袋里发现了一张信纸。

信纸捏在手里翻来覆去,他始终没有拆开信封的勇气。

半晌,洛冰河吁出长长一口气,拆开信封一角。他看见那双手抖得厉害。

也是命大,山体的岩石堪堪勾住了他,做了一点缓冲,好歹没有当场摔死血溅三尺。洛冰河心力交瘁,悠悠转醒也是三天前的事,睁开眼恰好对上一头魔兽猩红的眼睛,脸上湿哒哒一片,竟是那东西滴落的口水。

战斗本能先于惊吓。洛冰河忽地站起,同时旋转身体,一记横踢正中对方面门。

只见白光一现,金石声乍起,洛冰河手起刀落,自下而上切向魔兽咽喉,迅速抹了那魔兽的脖子。他奋力踢开那具沉重的尸体,手里还紧攥着那把应急的匕首,滚到一旁喘着劫后余...

【冰秋】告白一事

洛冰河最近发现,清净峰新入门的一个小师妹,对他好像很感兴趣。

最先注意到是在清净峰的切磋小会上。所谓切磋小会是一年来的期中考试,检验半年来的修行如何,分有文试和武试。洛冰河作为作为师兄,是比师弟师妹提前考完的,考完之后就作为监督兼陪练留了下来。巡了几个考场都碰到了这个小师妹,起先他还以为是巧合,后来次数太多了,被同门拿来打趣,洛冰河这才回过味来。

他还纳闷小师妹看他师范剑法嘀咕的“想加”是什么意思,往这个方向一想,原来是“想嫁”!

洛冰河哭笑不得,又不好戳破,只好装着不知道。

切磋小会结束那天,洛冰河照例留下来帮沈清秋善后。他方才抱起卷轴要跟着沈清秋往清净舍去,忽然听到有人叫他。

两...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