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期

在学校屯的脑洞已经有二十多页了,然而真正落实到产粮的只有一两篇,其余的都只是大纲或者是个没头没尾的脑洞,自己想想脑内高产如袁隆平就很开心,每天都美滋滋地喂一糖啊刀子啊,后者更妙,每次的新梗刀子占多数,基友对此已经没脾气了掐掐脖子是日常哈哈哈哈嘎,我产的cp她不吃,她想吃的我没产,还是吃官方大佬的刀子吧!嗝。

我在坑底这些年(5~7)


时隔一个月左右终于能产粮了!!前文请走头像!

/////

5、

“来不了了?”
洛冰河瞪大眼睛,调弦的动作停了下来。漠北把手机反扣在在桌子上,脸色不太好看地点点头。
“她从开始昨晚一直在发烧,现在还躺在医院打点滴。”漠北看着洛冰河,“怎么办,主唱不能空着。”
洛冰河皱起眉,没有说话。
今晚的比赛是只欠东风,第一不敢打包票,争个前二十前十甚至前八却是势在必得的,他没想到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会节外生枝——主唱纱华铃缺席,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十分沉重的打击。
都能沉到马里亚纳海沟去了。
其他人显然一样震惊,纷纷停下手边的事,不由自主地看向洛冰河。
“华玲太拼了,昨天排练的时候看着状态就不好,劝她休息也没劝动...

“我出个远门。”
魏无羡背对着蓝忘机,站在门口。
他似乎是打算趁夜悄悄离开,不巧被小孩抓到正着,所以不得不解释一句。
十分敷衍。既没有前因更没有后果,魏无羡说完就陷入了沉默。
蓝忘机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赶得匆忙还是因为紧张,总之他有些喘不上气,手脚冰凉,不听使唤地发颤。
“……多久。”他听见自己问。
“老样子。”魏无羡说,“家里都有东西,帮我看着点小苹果就行。”
“和谁一起?”蓝忘机飞快道,“温宁?”
魏无羡啧了一声,“你这小孩忒没意思……留点私人空间行不行?”
说着,他往前跨出一步。
蓝忘机往前走了几大步,距魏无羡十多步远的地方停下。“乱葬岗?”
空气凝滞了几秒。
魏无羡身形明显僵直了一瞬,蓝忘机有些后悔脱口而出的这句...

我在坑底这些年

1、
沈垣才发现他对着这个半大孩子发了半天的呆。少年的脸颊有层浅淡的绯红,乌黑的眸子亮得发烫,却是一动不动地和他对视,完全呆住了。

被吓到了?

沈垣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伸手在少年眼前晃了晃,唤回他的神智,冲他歉意地微笑。

“对不起,吓到你了吗……”

少年又是一愣,脸完全红了,紧紧地抿住嘴。他飞快地摇头,接着连忙低下去看自己的鞋尖。

2、

洛冰河目瞪口呆。

他一上车就注意到了这个青年。

他年纪和他相仿,比他大些,约摸二十出头,身形修长,侧脸像是经泉水细细打磨过,干净明晰,说不出的温润好看。

眼神放空的样子好看。

没有表情的样子好看。

冲他微笑的样子最好看。

……颜狗的属性完全...

星河坠

 

沈清秋拿着两串糖葫芦,四处张望。远远地,他很容易就找见了在书摊前讨价还价的洛冰河。

尽管时间还早,但摊主们早早就摆好了摊子,草地上白色的棚顶连绵不断,沈清秋放眼望去,觉得像是在草原上放着打盹的羊群。

有歌声隐隐飘来,流淌到草地这头的集市上,姑娘们手挽着手,带着花香与笑声从他身边走过。
她们手里的灯笼已经点起灯火,里面却摇曳着荧蓝色火焰,犹如精灵舞蹈,透出小小而可爱的光芒。灯笼的数量和人群一样,多得让人难以置信。

集市中央,随意搭成的舞台边围满观众,梨园子弟轮番登场,台下时而爆发出叫好;打扮得花花绿绿的少年少女聚在一块,兴奋地搂作一团;有巡游的花车开过,一路走一路抛下鲜花;摊...

横流

尽头处有光。星海从光处来,万千星辰奔涌,神秘,伟大,浩瀚,不可抗拒。周围的一切变得陌生,这个空间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将整片星海都纳入这渺小的一隅——不,或者说,这个空间成了宇宙的一部分!
空间外的星清晰得分毫毕现,那么古老的,那么壮丽的,完整地呈现在洛冰河眼前。他已经被完全震撼了,一股难以言明的感情不断翻涌,也许是茫然,也许是面对这种伟大产生的恐惧,甚至是感动。
是的,感动。他自出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直观地与这伟大的黑暗面对面,他看得清一切。尽管这仅仅只是伟大的冰山一角,他接触的连一隅都称不上,但足够了。在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沈清秋为什么不惜用生命换得的瞬间的领悟——
甚至,是自由。
洛冰河不曾见过自由...

太令人窒息了,我是怎么从“放假第一天”跳到“下午开学”的?!一点记忆都没有啊不是刚刚放假吗书还放床上呢行李箱都没打开……()有时光机吗让我进去!!!

难凉

阳光失火,热浪毒辣地倾吐出蝉鸣,沈清秋即便在树荫下也热得发昏,他拿着手机给自己扇风,柳清歌怪异地看着他,半晌,将充电宝递了过去。
谢谢你啊,多啦清梦,沈清秋有气无力地接过。改天请你吃饭。
柳清歌又递过去一张纸巾,面若死鱼。
你已经请我吃了三次食堂的白米饭,不必了。
你不喜欢吃饭,青菜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沈清秋擦完鼻子,一脸“师兄爱你”,信誓旦旦道,不过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么,师兄不会勉强你的——但是最好是不要挑食,像冰河就很棒。
那他很棒棒哦。头往后一仰,柳清歌差点翻出个白眼。
半小时前,沈清秋在宿舍接到了洛冰河想要来参观他们大学的短信,四十分钟后就到,言下之意就是四十分钟后你老公就要来看你了今晚不想听他哭...

骑车兜了大学城三个校区,烈日下两个傻逼哼哧哼哧玩命踩速度太快把背包给颠出去了(。)基友的钢化膜又双叒叕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基友看到夹娃娃机就疯了,已经沿路夹了三次,看来是要夹到地老天荒…………

躺平反思一下。觉得现在还是没有能力驾驭短篇中篇长篇,没有一篇能好好把故事讲清楚或者讲得跌宕起伏笑点没有那么尴尬的,没有,一直挣扎在文笔的磨炼上但是收获甚微(连考试成绩都暴跌了可以说是肥肠绝望),讲故事的能力就更弱了,我有个毛病就是想到一个没头没尾的画面啊句子啊场景啊,自己先把自己感动到了,再暗搓搓在脑内构建大纲框架,信马由缰想到哪出是哪出,毫无计划,如果没力气写下去了干脆直接草草收尾,还有种更强烈的感觉就是没有脱出浓浓的作文味,深受任务驱动型作文毒害,每次结尾强行点题强行感动尬到都不好意思收尾了(。)看着超出预期的小红心小蓝手就由内而外泛出疲惫:这种尴尬的局面——通常正经写的和肥肠正经写的是两...

© 袭隐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