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冰秋】昔日好景

一屋子统一服装的奇装异服的陌生人,一屋子重岩叠嶂的书山,黑色长方形板子写满怪异的符文,头顶的大刀片咿咿呀呀地转,扇动起的微风卷起晨光,和着隔壁传来的朗朗书声,不期然滚至洛冰河脚边,囫囵将他吞入这莫名其妙的情景中。

洛冰河醒来一睁眼,见到的就是这般景象。

这天他一如既往,早早起身,盘算着早餐要准备什么食材好。

结果就出现在了这里。

最初的惊讶消退后,洛冰河倒也见怪不怪,面色平静,将心魔剑提在手中,来回踱了几圈。

没人理他,准确的说是没人看得见他。

自始至终这些人都埋首于桌面上的灰灰白白各色书本纸张中,洛冰河疑心他们奋力书写的力度怕是要把桌板都凿破。偶有抬起头的,将眼睛眯得被缝上了似的,匆匆看清墙上圆盘指针走向后,又匆匆低下头去。

梦境。一个时空错乱导致的梦境。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导致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场景。但是,能把洛冰河都卷入的这个梦境,每个人的样貌神态乃至环境里最微末的细节,都如此逼真还原,造梦的人实力必定不容小觑,脑洞也是大得一比。要想脱身,怕是要费点功夫。

换作普通人,这会还在大惊于这光怪陆离,恐惧感消散后,开始苦苦寻找脱身的法子。只可惜这布阵的人,上辈子是吃错东西拉坏了肚子的折翼天使吧——要是看到洛冰河这十分不给力快刀斩乱麻的表现,心境清明,分毫困扰好奇都没有,可能郁闷到要以头抢地。

不想管这些幺蛾子。

快点回去。快点回去。快点回去。

快点回去,不然师尊醒了会饿肚子。

洛冰河啧了一声,心魔剑不耐烦地出鞘至半。

洛冰河无所谓这些究竟是什么,当然懒于去探究,他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大概全心全意都扑在沈清秋身上了吧。

哪怕这一切都真实得不可思议,像是在什么地方真真切切发生的场景——

风吹起时带过纸张的沙沙声,夹杂在授课声中的少年少女的窃窃私语,纸上留下的一串串龙飞凤舞的字迹,伏案睡得昏天黑地时悄然落下的口水,窗外隐约传来的传球呼喊。

以及渐渐逼近的急切的脚步声,从远至近,一下、两下、三下——

“报告!”

少年冲刺至门口,好容易止住脚下一个趔趄,方才气喘吁吁道。

洛冰河掀起眼睑,瞅了门口一眼,眼底勾出淡淡杀气。

一看之下却结结实实怔住了,以为自己眼花。身体却比理智要先一步做出反应,相当诚意地将他心神震荡的惊诧卖了个一干二净:心弦咯噔一下,几欲断裂,于是扑朔落下的震惊的琴音,扩充成肉躯里轰鸣的海潮轰响,耳边喧哗统统归于沉寂,也忘记该怎么呼吸。

洛冰河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少年。然而这张脸……这个人,哪怕身处异地、服饰怪异,样貌同现实略有差异,时光倒流竟也改变不了这个人分毫——

沈清秋。

洛冰河什么魑魅魍魉不曾见过打过,心脏强度在这方面比泪腺还是要强些的。

但今天不对劲了,一切乱了套。像是天意看他日子过得潇洒导致极度不爽,或者说是成天吃狗粮撑够了,特地来给他的生活来个俏皮的绊子,摔得洛冰河四仰八叉,惊异地杵在原地。

老师可能是习以为常了,惯例数落几句便放了沈清秋进来。少年轻轻松了口气,正了正背包,扳直身体,迈开步伐径直走向洛冰河。

洛冰河不自觉屏住气。

沈清秋顶着一头被龙卷风光临过的头发,发梢不安分地探出来一探究竟,本人却毫无知觉,脚步轻快,眉梢上扬,浑身还有股热腾腾的气,蒸得眼睛闪闪发亮。他兴许是得意自己在迟到这方面的功力见长,唇边还化开一缕微笑。

好一派少年意气风发。

一切不期而至,洛冰河就想这么看他,也许从日出看到日落,从海枯看到石烂。

一瞬间有太多惊喜,洛冰河消化不住。

洛冰河很想跑上前去,拉着他的少年师尊好好亲亲楼楼抱抱最后问询一番,然而他木着没动。有心无力啊,洛冰河实在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吓得只能在内心疯狂刷屏打call。

师尊!

师尊!

师尊你看得到我吗?我是洛冰河!

看我一眼!我在这里!

——然后沈清秋一步步走近,站定,头微微扬起,在洛冰河跟前静静站着。

洛冰河心跳得呼之欲出,将近炸成天边最绚烂的烟花,快要飞上近地轨道,手心一片汗潮还浑然不觉,直愣愣低下头,盯着人家看。他于是得以看清沈清秋未脱的稚气,看清沈清秋喷薄而出的生命力,看清沈清秋脸上冒出的几粒粉刺,几缕濡湿的刘海黏在白净的脸庞上;眼里神采奕奕,倒没有平日的清冷,却挂上略青的眼圈。

没睡好。怎么会没睡好呢?洛冰河心里瞬间揪着疼了疼。

少年依然站着,没有移动。

还在看还在看!

师尊你看得到我对不对!

洛冰河再次激动起来。

像是要回应一下某人的期待,沈清秋扯松衣领,给闷得慌的白净皮肤透透气,旋即利落地一旋身,拉开椅子时的动作带起一阵小小的风,书包带子利落一甩,擦着洛冰河衣角而过,丝毫不拖泥带水——

……毕竟是个梦境。洛冰河心下了然。可是太真实、太鲜活啦。明明是从没见过的场景,沈清秋也并非如今自己身旁的模样,可洛冰河看着那孩子慢腾腾拿出课本、头埋在书下来场再会周公时,没法将这些都归咎于仅仅是时空错乱。

许多片段式的场景浮现,像台台老式放映机,咕噜噜给洛冰河放出电影。起先是模糊的,似乎对焦不清,而后慢慢可辨认了:沈清秋将一辆自行车踩得嚓嚓乱响,飞驰在车水马龙的道路上,灵活得像条水蛇;沈清秋耷拉着脑袋领回成绩单,晚上在家门口欣赏了一番夜间雾霾;沈清秋和周围又笑又叫又哭的孩子疯狂地把书本撕扯抛起,在天女散花式的发泄后,带起录取通知书走出了象牙塔……

怎么会是不曾发生过的呢?

你看呐,你看这些涌上的潮水,不分由说就把人拉入未曾经历过的日日夜夜,蛮横地要把过去未诉诸于口的昔日好景,一股脑儿一一列举,细细讲明——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

他于是难以移开半分视线,用力刻下某人生命里的一段无忧无虑的岁月。他要揉碎了、深深植于血骨里,用真心浇灌,等到东风一来,不消须臾,便可肆意成春。

不够啊,还想说给你听啊。

洛冰河似乎听到一声轻轻的喟叹,听得分外真切。想要再寻时,早已顺着叹息的尾音,悄悄溜走了。



沈清秋觉得不大对劲,准确的说是非常不对劲。

起因很简单,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无数倍的俊脸和自己四目相对,换谁谁也消受不起。肇事者非但无动于衷,还带着谜之愉悦的微笑,唯独沈清秋一人懵逼,外带惊吓加成,险些要用上军体拳某一动——仆步撩裆。

帅哥虽帅,但他妈不是这么欣赏的!斗鸡眼都吓出来了好吗?!

想想你师尊年纪大了不经吓的!

沈清秋整理一下表情,至少不要把轰轰烈烈的吐槽挂在脸上,看上去太崩坏。

微微推开洛冰河,沈清秋问道:“怎么了?”

请这位选手解释一下你异常行为的动机,根据回答考虑一下要不要让你晚上睡地板。

“师尊,弟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师尊能否满足一桩心愿?”洛冰河笑着,微微眯了眯眼,像是少年恶作剧得逞的狡黠。

沈清秋一瞬间的表情差点绷不住:“……什么心愿?”

按照以往套路,肯定是些稀奇古怪的姿势或者道具play什么的……然后沈清秋会将他踢下床,洛冰河顺势撒娇,那么也就翻篇了。

偏偏沈清秋从那眼神里读出万分郑重的意味来,容不得一点懈怠玩笑,他一瞬间竟然搞不清这个孩子的想法,到底是长大了?

一点点怅然若失。

其实更多的,还是欣慰。

沈清秋在心底喟然一声,随即正经起来,坐直了身体,目光直直撞进洛冰河,“说吧,什么事。”

洛冰河拉过沈清秋的手,放在心口处,刚刚好盈满全部的期待与喜悦,以及一些感怀。

这是一个好梦,一场昔日好景。

我希望,你能够亲口将过去种种,都诉与我听。




/FIN

评论(5)
热度(96)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