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冰秋】褪去颜色的旧日花朵

洛冰河回家路上随手折了一支花,美滋滋得连步伐都打飘。

花是随处可见的细茎小白花,沿低矮草丛一路开放,有风来时就簇拥着摇晃。

沈清秋就半开玩笑地说这些花很像他,理由是洛冰河看着他笑时,就好像花朵随风飘扬,没有道理地让人心情愉快。

他看沈清秋开心,就势摘下一朵,戴在沈清秋鬓角。

“唔……是挺好看的。”

洛冰河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一番沈清秋,间或发出感叹。

此时阳光正好,他装着没看见沈清秋通红的耳朵,赶紧大步跑开。

“……洛冰河!”

被点名的人哈哈大笑,黑袍在风中飘扬。

路边野花肆意张扬,哪怕只是小小一朵,也是不管不顾地兀自灿烂。

花朵成团摇晃的样子其实很喜感,似一群白胖胖的小娃娃摇头晃脑地冲人笑。

世界上的花有千万亿多,偏偏洛冰河就着了沈清秋的道,将它们与他划上了大写加粗的等号。

于是洛冰河从此变身辛勤园丁,不仅路边随手采花,还兴致勃勃在屋后开辟了一块花园,种普通的时令花朵,也种这个世界特有的花。

洛冰河养花到现在已有一段时日,颇有老干部作风了,甚至养到兴头上,聊到一半的事,一转身就能扎到花园里。

喊人是决计听不见的,花朵们长势喜人,足有人高,像块欲拒还休的幕布。洛冰河也不要别人来找,就喜欢躲起来让沈清秋为难。长此以往荼毒了沈清秋不少靴子,脏得数不过来,沈清秋只好长了记性,穿草鞋才进去找人。

当然某人更加奔放,他连草鞋都不屑去穿。

这他妈,跟捉迷藏似的。

今天洛冰河出门,采买花种也顺便办公。沈清秋闲来无事,拿上教案回一趟清净峰,去给上蹿下跳的崽子们灌溉知识的雨露。完全各办各事,都不干扰。

两人在一起已有年月,都是彼此板上钉钉的命中人,洛冰河患得患失的心理好了许多,起码明白此情若长久,不在朝朝暮暮。

沈清秋站在门口,等洛冰河穿好靴子出来。他负手倚在门框,手指间虚握折扇,有种说不出的少年风流感,只是昨天晚上折腾得有些晚,沈清秋脸上不可避免带些倦色,半阖眼似在打盹,洛冰河出来时看到这幕,不由得想起檐下躲雨的飞鸟。

疲惫,安宁,且向往蓝天。

而沈清秋面目柔和,在窗外投来的晨光里,像是留白。

光线迷离间,洛冰河忽然舍不得走上前去,心情近乎虔诚——

心心念念的神明人间降落许多年,堂堂魔君自少年起就兵败如山倒,滑铁卢却有世界上最好的甜美。

纵有遗憾,也是甘之如饴。

沈清秋忽有所感,从困倦里抽身,抬头看见洛冰河愣在几步外,一动不动,顿感无奈又好笑。

于是慢悠悠晃过去,给对方一点缓冲的时间,可以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早上好呀,嗯?”

沈清秋起了玩心,一步一步走过去,慢条斯理地,直到两人鼻尖对鼻尖才停下。

“早上好。”

洛冰河笑出了声,尾音轻飘飘地上扬,于是快乐像挂上了热气球,一不小心越飞越高。沈清秋也没忍住,破功笑了。

不由得一边闷声笑着,一边抬手呼噜了一把洛冰河细软的头发,方才的疲倦一扫而空。

洛冰河再抬起眼,那人已然收拾好精神走出去,眼神清澈,步伐干净利落。

一点不拖泥带水,洛冰河想,沈清秋这人,就是行云流水的好看。

好似飞鸟抖干净羽翅上的雨水,扑棱扑棱翅膀,高高飞入天空。

无忧无虑,无阻无绊。

沈清秋说以后陪他去游山玩水,洛冰河想去哪里,他就去哪里,果真说到做到。

沈清秋说这里的说书人远近闻名,带着洛冰河去听了一回,在听到大名鼎鼎的春山恨时又落荒而逃。

沈清秋说那山洞里有个露水湖,湖水就像水晶般剔透,曾有个故人在此守候。说那山巅灵气聚顶,可以看见最美的朝阳,天边破开一线红,曾有对有情人在此誓言相守一生。

他说啊,说尽那一路春光。

洛冰河曾经试想过和沈清秋搭伙过日子的场景,只是普通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琢磨下顿吃什么的琐碎常事,仅此而已,可是伸长手怎么也够不到。

彼时他站在穹顶峰,烟火灿烂,周围人声鼎沸,可他无法与热闹产生半点联系,隔着不真切的帘幕,只是觉得吵闹。

此时他得偿所愿,笑过累过,痴迷留恋人间。

自由真是稀罕物,一旦见过,很难不去想如何将其占为己有——沈垣初来乍到的前半段人生,遵照的是剧本规划的既定路线,他巧妙地游走在规则的边缘,恰到好处但绝不出线地试探。

他无意去改变,但恰恰做到了旁人眼里看似不可能的奇迹。

奇迹为他换得了自由,沈清秋闷声不响地受过,随后闷声不响地画了一个圈,一头跳入。

那个圈叫洛冰河。

飞鸟高高飞过,衔着旧日花朵,留下一串往事。

一路风雪,一路荆棘,悉数埋下,竟有了春天。

路程行将至半,天边霞光千里,群山连绵,洛冰河担心回去晚了,晚饭会不会来不及。

储物袋里装了新采买的花种,他情不自禁地想象将它们种下去,浇灌,剪枝,施肥,开花,结果,枯萎,凋谢……

像是人的一生。

不过没关系。

洛冰河看见沈清秋了,他们在霞光里对视,只消一眼,就让洛冰河情不自禁地笑。几秒后,他向沈清秋跑过去,想象那些花朵在他手中的样子。

洛冰河瞧手心里细弱花朵,旧日颜色褪去,只余火焰般绚烂。


/FIN

评论(2)
热度(62)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