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冰秋】我在坑底这些年

/现代
/随手腿片段,上文走链接或者戳头像
/很久之前写的坑,下文两段各自独立并不连贯
http://zhuangshigui.lofter.com/post/1608bc_1103e9dd

洛冰河有时能等来沈清秋,有时不能。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要奔忙,在芸芸众生中能见上萍水几面已经很幸运了,洛冰河心满意足。

上地铁前他盯着转到首页的锦鲤看了一会,配字是“转发这条一天内你就会见到你最想见的人哦”。

怎么可能还有第二次,这种小概率事件。

洛冰河暗自笑了笑,手指却悬在转发键上,迟疑了一秒后他按下了快转,随后收起手机,和人群一起涌入车厢。

刚坐下取出ipad,洛冰河长舒一口气,最近没完没了的考试和复习几乎挤占完所有的课余时间,而他还有一个未完成的条漫。

条漫是根据《铁马》画的,开始只是一时兴起的漫画化,完全靠爱发电,随缘更新。洛冰河没想到现在会获得这么多人的关注,更没想到连沈清秋都会来点赞——这人微博动态屈指可数——

看来这下是要在地铁上画了,他还在琢磨分镜要怎么解决,此时想得入神。他卡分镜快有一天了。

“不好意思,让一让。”有人对他说。

洛冰河尽可能地缩起来,默默地往一旁让出一个位置。他无意地瞥向来人,这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然而看清那张脸的时候,洛冰河傻了。

他认识这张脸,认识这双眼睛……在那张秒删的聚餐返图里。

他转头就对上了一双清澈的眼睛,那眼底含着温和的笑,那笑意像是涟漪一般,一圈一圈地扩大到脸上——

来人是个年轻男子,约摸二十出头,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衬衫,戴着一副银色的细金属框眼镜,细梁薄唇,感觉却不锐利,像是被山中的溪流打磨过一般,垂眼看向洛冰河时自然而然流露出笑意。

此时此刻洛冰河是震惊的,身体也很诚实地给了反应,不敢眨眼,不敢呼吸,差点不敢心跳。他害怕日思夜想的这个人是个幻觉,下一刻就消失。

沈清秋冲洛冰河略一颔首,笑着说道:“你好啊。”

洛冰河木然地一点头,握住对方伸来的手上下摇了摇,自我介绍大致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过滤下来的重中之重就是对方叫沈垣,是校庆受邀返校演讲的学生代表,听负责人介绍过这届的学生会会长没想到是你,“啊你是不是忘记了?昨天在学校我们见过,你帮我刷了门禁”,云云。

“你就是、就是那个——”方向感极差毕业才几年就能在母校迷路的究极路痴——洛冰河话锋一转,当然没敢说出来,“沈学长啊!”

沈垣那一届不知道招了什么怪物,至今在学校仍是老师们津津乐道的谈资,“你们真的一茬不如一茬啊,想想上几届那些学生……”就是听老师追忆似水年华的标准开头。

沈垣的名字洛冰河也听说过,不过那终究只存在于口耳相传之中,久而久之便成了一个符号,一座高不可攀的巉岩,一轮遥不可摘的明月,哪轮得到凡人去肖想?

洛冰河到下车了都是懵逼的,他挥挥手和这位优秀学生代表兼前任学生会干部告别,心想今晚我就买串震动全城的大炮杖,敲锣打鼓地告诉你们。

——我可以就地飞升了!





相册里存了数目颇为可观的图片,无一例外都是洛冰河画的,同人图占一部分,原创图占一部分。剩下的沈垣太熟悉了,那些场景,那些人……以及画中的主角。

沈垣。是他自己。

他看到了很久之前的那张聚餐返图……洛冰河画的很贴心很还原,没有忘记把猫爪子猫耳朵加上去,还在旁边画了个Q版……

有一张是沈垣捧着奶茶,和旁边的人言谈甚欢。没记错的话是洛冰河掉马前不久,他拉着洛冰河在车厢里疯狂安利“洛川太太”,各种能夸的形容词都拉出来夸了一遍,还以为找到了同好……好吧某种意义上的确是的……但是沈垣贫瘠的脑洞限制了他的想象力……谁会想到洛川本人就在旁边听沈垣花式夸他呢……

还有前不久他们一起去漫展的时候,沈垣忙着给书粉签名,洛冰河画的是他低头认真写字的一幕,他都不知道自己看上去这么严肃认真……他在来搞事的尚清华的书上写的可不是什么好话……

沈垣往下翻了翻,时间不长,但是洛冰河画了很多。其中有一张是一团明亮的火红,混着明黄,看上去像是日出,浮动的跃金在天际线处撕开一线,无穷的热量从那一线喷薄而出……

大概也就是沈垣现在内心所想的吧。

这些普通的场景沈垣经历时没有什么感觉,然而这些普通的场景到了洛冰河画笔下却是全然不同的感受。沈垣不是傻子,自然能感觉到经由画笔传达出来的温柔的情意,很绵长,又小心翼翼。
你第一次见到有人如此小心,又如此热烈地将一整颗心毫无保留地向你掷来……你毫无准备,手忙脚乱地接住,结果一头载入。

你原本想逃,不过你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沉醉其中,想小心地呵护它,又生怕打碎,捧着这颗心有些不知所措。

“你……画了多久?”沈垣难以描述现在的感觉,他清清嗓子,洛冰河一脸紧张地看过来,“不用紧张,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

“不久,是最近才开始画的。”洛冰河咬咬牙,“老师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这些画我不会留着也不会备份,我现在就删。你别生气,对不起。”

洛冰河一连说了两个你别生气,沈垣忍不住抬起头。洛冰河的眼睛挺大,眼睫毛也很长,这会儿低垂下来,只透出些微亮晶晶的水光,看上去难过极了。

沈垣注意到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忽然发现,这家伙也不是看上去那么平静。

/TBC

老福特限流了,看不看得到随缘吧。各位老爷可以随手点个小蓝手拯救一下这可怜的阅读量?

评论(7)
热度(63)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