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漠尚】打飞机不可不说的文坛二三事?!

近来文坛猝不及防杀出一位名叫向天打飞机的新秀,其文笔之烂、槽点之多、剧情之脑残、情感线之杂乱,令人不忍直视,恨不得将其摁回受精卵回炉重塑一番。

可另一方面,这位飞机菊苣脑洞之大、脸皮之厚、车轮之迅猛,读罢无人不面红耳臊却不忍释卷!为什么?试问全天下所有人,有谁敢写柳清歌岳清源木清芳天琅君等等修真界大佬的np乱炖?!有谁敢写这帮大佬们为爱奋不顾身毁天灭地?!有谁敢写修真界第一直男柳巨巨趴在桌上哭得梨花带雨泪眼斑驳?!

——当然只有飞机菊苣一人!

洛冰河沈清秋这对传说级的国民cp喜闻乐见了吧?“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毫不夸张。必须感谢不愿透露姓名的柳宿眠花聚聚写下的传说级巨著《春山恨》,奠定冰秋国民cp地位的同时,柳宿眠花聚聚也成了文坛第一扛把子。扛把子大手一挥,啊不,笔尖所指,哪对就要火!

而现在,柳宿眠花太太面临着一个挑战。

这挑战,就来源于飞机菊苣。

国民cp好,天天有糖吃,这点谁也不否认。只是只吃这一家的粮,日子久了难免会膩。飞机菊苣的文此时横空出世,傻逼归傻逼,但是打开了所有人的新世界大门啊!摔书大骂飞机大佬过后,却怎么也拦不住每日守在书摊前巴巴等着新文出炉的身体——口嫌体正直。更重要的是,飞机菊苣手速之快,实在望尘莫及。天天更新八章章章粗长,有时兴起爆肝竟有两万字之多!

——想必是单身多年!

正狗腿地给漠北君端茶倒水的尚清华无端感到一阵恶寒上身。

尚清华缓缓打了个冷战:“大王,你有没有感觉又冷了啊……”话刚出口,尚清华就恨不得给自己的智商充值:傻逼啊问他有什么用!他自己就是一台人形自走制冷机!怕个鬼的冷!

“冷?”

漠北君挑起眉,上下打量这个披了三件貂皮大衣的人形粽子,表情似有不悦。

尚清华被一看之下就怂了,连连摆手,忙不堪解释道:“不不不不不不冷!大王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呃,”不是冷那那那是啥啊?!难道要说来姨妈了吗?!

尚清华卡了一下,脑子里飞快转动思考合适的措辞,好让自己不被亲儿子打死,“就是……就是许久没有出去了,在这里难免感到冷清……”

这是实打实的大实话。自从那日被漠北君用小推车拉着一路叮个咙咚呛地天南地北玩了一通,回到这鸟不拉屎、冷的堪比北极的山沟沟,不是,魔域北疆之后,他们两人几乎没有再出过门。没有苍穹山那帮人,天天呆在这里也不知道是要种蘑菇还是要研究新蘑菇品种,难道是为了加快魔域现代化建设吗……

总而言之,连尚清华这个死宅都觉得很久没有出过门了,那一定是很久很久没出去过。

漠北君略略低头,眉心微蹙,似乎真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他也不是不想出门,只是现在魔域扛把子洛冰河和他师尊没日没夜没羞没臊地浪,他这个左右手不扛起责任、全然丢给纱华玲,那真真是说不过去。

尚清华看他低头思考的表情,白毛汗瞬间落了一地:老天啊他何德何能让漠北君思考这种问题……

……其实和他在一起就已经很开心了。

嗯????我刚刚想了什么???

尚清华无声地炸了。

和,漠北君,在一起,很,开心???

沃日什么JB玩意儿!难道是被沈清秋那厮传染了把他从笔直直的绣花针掰成了曲别针?铁杵磨成针也不是这个道理啊??读者被掰弯了就算了,不要拉着作者一起下水啊啊啊啊!!

那难不成……真的对……

尚清华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了半晌,漠北君才缓缓开口道:“你想去哪?”

嗯嗯嗯?去哪?意思是可以出去?“……大王您去哪,我跟着去哪呗。一生一世追随您呐。”尚清华故作诚恳状。

漠北君难得无奈道:“不是,我是问你想去哪里玩,我可以带你去。”

尚清华一时惊喜过了头,木桩似的杵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少顷,尚清华道:“那要不……我们先下山随意走走?去哪都行。”苍穹山他是不敢回去的,一回去就要被齐清萋柳清歌那伙人追着打……他是多想死才会回去哦,还带着漠北君,开玩笑。

两人胡乱收拾了些行囊(其实就尚清华一个人干活)便上路了。也不知道漠北君有没有同纱华玲说一声,假如他们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跑了,那张俏脸定是五颜六色,绚丽异常。

想到这里,尚清华没绷住,“噗”地笑出了声。

漠北君:“怎么?”

尚清华耸着肩,憋笑抖了好一阵也没消停:“没、没怎么。诶大王,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先找间客栈,歇息一晚再动身?”

于是为了加紧脚程,他们改散步为御剑飞行,很快就到了人界一座城的城中心。正值饭点,尚清华随意找了一家人看着挺多的客栈,大大咧咧推门而入:“大王您想吃些什么——”

话音截然而止。尾音山路十八弯绕了赤道一圈,最后弱弱地跌下东非大裂谷。

客栈原本热闹的气氛霎时凝结。像是被按下了暂停健,一屋子的妹子都停下了动作,齐刷刷扭头瞪向两人。数目相对面面懵逼。

——什么情况???

尚清华:[黑人问号jpg]

“尚师叔。”

尚清华转动眼珠,只见屋内众人自动为一位面遮轻纱、身形婀娜的曼妙女子让出一条路来。那女子走到尚清华面前,向尚清华行了一礼:“仙姝峰弟子,柳溟烟,见过尚师叔。”

柳溟烟?她怎么在这?怎么回事啊来个人解释一下??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尚清华赶忙请她平礼,他可受不起冰哥后宫团扛把子的礼。不过期间眼神飘忽,还是很没骨气地上下打量她一番:嗯,不愧是他的亲女儿,一如既往冰清玉洁,美得霸道。爹我放心了。

“容弟子冒昧问一句。尚师叔,您和身后那位……怎么会在此地?”

柳溟烟来回扫视尚清华和他身后的漠北君,问道。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问这话时,眼底有些按捺不住的……兴奋?那白皙的脸上还隐隐透出些许绯红,双瞳剪水里满是欲语含羞。原本不食烟火的清冷气息不再,柳溟烟清亮的眸子里放出不同寻常的光彩,看得尚清华这个亲爹也痴了过去。

……他又找回了动笔写下这个人物时的感动!真不负我毕生所学所用的所有美好的形容词!太赚了!

尚清华:“……咳,无事。云游此地,路过罢了。”

柳溟烟:“既然如此,尚师叔要不要暂住一晚,再动身呢?”

柳溟烟身后一众人眼中都放出异样的光。

……感觉拒绝的话会很对不起她们呢嘤嘤嘤。

尚清华也不敢贸然一口应承下来,回头想向漠北君征询意见,发现这家伙心情似乎好的很,把他晾半天也没有生气。此时微微低头与尚清华对视,眉梢扬得高了些,眼里明白无误的写着“随便”两个大字。

“那就住这吧。”尚清华笑道。

众妹子为两人单独留了一桌,饭菜早已上齐。尚清华吧唧吧唧吃了几口,只觉食不知味,偷偷看向漠北君:天啊真的好帅……连吃饭都那么赏心悦目……!感觉吃饭也香了许多嘿嘿嘿。

漠北君:“你看着我作甚?你只吃白饭不吃菜?”

尚清华:“嗯?哦哦哦哦没事!我吃我吃!”又使劲扒拉了几口白饭。

“……溟烟姐姐,你看……”“……是不是特别……”“嘘,莫要打扰了师叔……”

耳边时不时飘来刻意压低的细碎谈笑和写字沙沙声。说来也怪,他们进来前,这满屋子的妹子还欢声笑语好不热闹,怎么他们一来,反倒静了许多?还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尚清华忍不住抬头,多观察了几眼这个客栈:一二楼都是用餐地,三四五楼才是客房。一楼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妹子,三三两两坐着,言笑晏晏。

被围在中心的是柳溟烟,手里拿着好几本小册子,封面依稀是三个大字,刷刷写着什么。身旁那三人……是天一观那美若天仙、冰哥庞大后宫团之一的三个道姑!

“……好姐姐,你快看他们……”

“……新素材是不是?……”

“好姐姐,签完名就写写他们吧……”

“求求你啦……”

不知为何,尚清华不是很想听下去。

而二楼……好像摆了摊?摊子里卖的都是些花里胡哨的小册子,封面模模糊糊,像是高难度的体操动作。有人在龙飞凤舞地在小册子上写了什么,递给面前等候着的人,接着又是下一个……

——卧槽!卧槽!!

尚清华犹如五雷轰顶。他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这这这这这——!!难道说——难道——!不是吧不会吧??!这里满屋子的妹子,还有三个道姑、还有柳溟烟——!柳溟烟??那封面上的字好像是——?!!

难道——?!?

“噗——”正在喝汤的飞机菊苣受到某种不可抗力,恐慌地喷了。

“你在干什么?!”饶是漠北君也被他吓了一跳,瞬移躲过颜喷(……)拎小鸡般将尚清华拎起、怒目而视。

为什么每次都要被拎起来啊啊啊啊啊有点人啊不,魔性化待遇好不好!拎着很好玩吗?!我有那么轻吗你是拎上瘾了吧王八蛋!

奈何他受制于魔,不敢不要老命。只能欲哭无泪地挥舞手脚抖成筛子,绞尽脑汁编理由给自己留活路:“对不起大王我是故意的啊不是我不是故意的这是意外您没事吧您先听我说要不我们先离开这里另找地方歇息一晚??!?”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再怎么离谱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可能剩下的那个就是唯一。尚清华再怎么傻逼也终于想通了这地方是多么的一言难尽……可真相总是如此残酷,吓得向天打飞机菊苣连标点符号都果断不要了,还在晚辈面前丢弃了(可有可无)的尊严,真是脸面尽失。

漠北君将尚清华往上举高了些,怒极反笑道:“哦?你倒是说来给我听听,是什么个理由?”

飞机菊苣觉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大爷啊我求您啦快撤吧!什么理由?理由就是再不撤就成了洛冰河沈清秋春山恨二号机啦!!

尚清华坚信每一个种马文作者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比如他自己,不过是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好后勤、好拖油瓶,跟着漠北君,吃吃喝喝就拉倒。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被亲女儿坑了的一天……

那一天,向天打飞机终于回想起,文坛曾经被柳宿眠花聚聚支配的恐惧,还有自己被写入本子的那份屈辱。[手动拜拜]

翌日,尚清华杵在书摊前,手里抓着一本花里胡哨、封面画着像是高难度体操动作的小本子——名曰:《向北晚》。

著者,柳宿眠花大大是也。CP者何人?堂堂魔族二把手、漠北君,与安定峰峰主、尚清华。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尚清华两眼放空,面如死灰,呆若木鸡。三观光速碎成一堆齑粉,内心前所未有的一派平和。

他木然扯扯漠北君的衣袖:“……大王……不玩了……我们还是……回家吧……”

“回家?”

漠北君饶有兴味地翻看几眼那小本子,怀里还揣着一套《春山恨》,柳宿眠花亲笔签名纪念版。“回家也行,回家按这个玩玩。”他如此盖棺定论道。

……下次再也不要出来了。

尚清华如是想。

/FIN

评论(9)
热度(170)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