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2727】天光

/给朋友的生贺

 

01

 

沢田言纲的早晨通常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中开始。

 

“言纲言纲言纲言纲起床起床起床起床啦——!!!”孩童稚嫩高亢的嗓音惊走树上稍作憩息的鸟儿,几缕天光挤进厚重的窗帘,试图一探究竟。

沢田言纲半梦半醒间掀开眼睑,一张放大了几倍的脸登时出现在视野中央,鼻尖对鼻尖,四目相看懵逼。

 

“九点啦!迟到啦迟到啦迟到啦快起床起床起床——!”

泽田纲吉依旧锲而不舍地叫喊着,揪住沢田言纲的衣领,用能把死人摇醒的力气一阵上摇下晃。

 

“是是……你先下来……”

 

沢田言纲微不可闻地叹了声气。这是他每天的日常之一:叫纲吉从自己上起来,免得他一直骑在肚子上活生生压死堂堂彭格列门外顾问首席。

八九岁的小家伙精力充沛,每天定时定点尽心尽力叫他起床,叫不醒誓不罢休。沢田言纲至今忘不掉有一回他稍微晚起了十分钟,纲吉居然拿了一颗手榴弹要扔向他——他哪里来的这玩意儿?!

 

下次有空的时候还是带他到夏马尔或者正一那里做个检查吧。

 

内心腹诽了这么一句,沢田言纲伸手按按泽田纲吉的头,示意他要起来了,小家伙这才终于撒手乖乖爬下床,挺直了小身板同时双手背后笑靥盈盈,一副邀功等着夸奖的模样。

沢田言纲看得又是一阵哭笑不得:“早上好,纲吉。”

 

“早上好!”小家伙眨巴着水灵灵的暖棕色眼睛,笑逐颜开,“今天去哪里玩?”

“不是去玩,是去尤尼姐姐的家族开会。”沢田言纲纠正道,穿上拖鞋走向卫生间。纲吉蹦跳着追了上去。“你这孩子怎么老把公事当游戏玩……”

 

“有言纲在哪里都好玩啊!”小家伙挤出一段橙子味牙膏,认真地摆动牙刷在口腔内上上下下,自然也没有注意到沢田言纲略为惊讶的目光,“有言纲在我哪里都不怕哦!”

 

……这下真的没辙了。

 

沢田言纲收回目光,微微摇头,揉乱纲吉的一头乱毛。

“言纲都三十岁了,再不找女朋友就真的嫁不出——哎呀!”一记爆栗。

 

“快刷牙。”

 

02

 

黑云雷动。

 

夜幕沉沉覆压在北意郊外树林的上空,黑黢黢的林海掩去了所有的人迹。大雨轰鸣声里依稀可辨数声枪响远远响起,接着又隐于暴雨声中。

门外顾问一行人躲藏在山崖的一个隐蔽岩洞中。情报人员面对着一台台电脑无声而紧张的连续工作已有两个小时,剩余的武装部成员三三两两的聚在另一处填装弹药,时不时望向站在岩洞洞口的褐发男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伴随着一声惊天雷响,惨白的电光瞬间照亮了褐发男人纯粹剔透的焰色眼睛,深邃的五官带着疏离冷淡的气息,笔直修长的身形包裹在黑色风衣内,似是永不会倒下的沉默钟塔,在昏暗的光线下更显凛冽。

男人听见走近的脚步声,回头看向身后的眼神带了些不易觉察的焦躁。

 

“……沢田先生。”

 

沢田言纲旋转鞋尖踩灭刚扔下没有抽一口的香烟,偏头看向这位情报部人员示意他汇报。

“敌方家族的火力很强,硬撑下去有些勉强。我们的西边已经被他们堵住了,支援一时半会很难进来……而且,”他略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踟蹰几秒开口道:“首领那边的支援还没有赶到……就快坚持不住了。”

 

这句话出口时,山洞里紧张沉默的空气几乎凝滞了一瞬。面面相觑的门外顾问成员无一不缄默几秒。为首领担忧的同时悄悄看向门外顾问的情报部部长、同时也是沢田纲吉——彭格列家族世代首领——的恋人,沢田言纲。
 
门外顾问一行人本以为会看见他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出现焦虑或者担忧一类的情绪,可沢田言纲甚至比他们更为平静,只是简单颔首,语气平淡地开口问道:“山本和狱寺那边怎么样?可以赶过来吗?”

 

“雨之守护者和岚之守护者已经歼灭了东边的敌方,他们还有五分钟就可以赶到这里。”

 

“不要走出这个山洞,这里设有幻术保护。你们的指挥权接下来暂时交由他们。还有战力的人跟我去支援首领,不要勉强。”

话音刚落,褐发男人的额上瞬间燃起一束橙色火焰,随即翻身一跃就跃下了山崖。

 

“等等——沢田先生?!”


 
03

“……你在干什么。”

沢田言纲端着刚做好的蛋包饭满头大汗的从厨房里出来时,见到的就是餐桌上一片杯盘狼藉、犹如狂风过境后的景象。

罪魁祸首见他出来并且面色僵硬,一时吓得忘记要怎么解释这番景象,拿着筷子的小手一抖,失手打翻了味增汤。

“噫、啊啊啊啊啊啊——!”

脸色一下变得惨白,纲吉惊慌失措的跳下儿童座椅,烫得两眼盈满了水光,小脸皱成了一团。却硬没让自己哭出声来,只是一个劲的给烫伤的手背吹气,眼泪争先恐后砸向地面。

“让我看看。”沢田言纲放下蛋包饭,连忙蹲下身来查看烫伤的情况。见只是被轻微地烫红、并无大碍后才放下心,吁出一口气,而后微笑道:“没事的,只是小伤,过一会就不痛了。纲吉最勇敢了,对不对?”

“……唔、嗯……”纲吉哭的还有些抽噎,整张脸难过得几乎耷拉下来。

同时一边道歉一边打着哭嗝;“对、嗝……对不起,不小心打翻了,让你这么担心……嗝、嗝……”

“没事,不是你的错。”沢田言纲扯来一张纸巾,仔细擦干小家伙脸上的眼泪,同时认认真真与纲吉对视,语调诚恳温柔,“所以不要哭,好吗?”

他的神情过于认真,额发下的眼底沉淀了一些纲吉看不懂的情绪,如潮水将他淹没。纲吉不明白,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睁着暖棕色眼睛愣愣地看他。

暖黄色的灯光下,纲吉可以看见他的每一根眼睫投下的阴影、还有那双沉淀着什么的焰色双眼。他扶着他的动作很轻,像是怕弄破了无价的珍宝。

而后沢田言纲舒展开一个笑,揉揉纲吉的头,“没事了,吃饭吧。”

纲吉仰视着沢田言纲,良久,重重地点了点头。

                                                                                              

/TBC

评论
热度(5)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