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叨叨逼

我甜的过门昨晚看完了,最触动的不是感情线,而是临近结尾时几个人的聚餐上,徐西临碰杯时说的那句,“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在我看来,老成、蔡敬以及徐西临和窦寻,他们象征着社会几类“非主流”人群,难以像高中同学代表的“普通人”那样讨论奶粉钱孩子上学钱之类的柴米油盐,这离这时候的他们尚有距离。他们四人在此之前尚未“过门”,游离在人群,乃至自己之外,而直到碰杯说出那些话的那一刻起,徐西临他们方才真真正正地被塞进了那道门,路是小的,门是窄的——但是那是一种充满悲悯的救赎,在这救赎下,脑残混混也好,杀人犯也好,同性恋者也好,他们终于接受了他们自己,于是最终无论什么人,他们都得以成为他们自己。

窦寻给我的印象微妙地游走在脆弱和强大之间,甜甜一层层揭示他的脆弱处,从非正常的家庭关系,到慧极必伤的天赋,种种造成了窦寻后来表现在爱情上的可怕控制欲——窦寻潜意识里无比渴求一个稳定的亲密关系弥补内心的童年创伤,而恰好徐西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予了窦寻关怀,因此徐西临能走进这样一个的窦寻的心里实在正常不过,他爱徐西临,他也需要以此确认自己的存在是被重视的,“你去哪里我都必须知道,你和谁说了什么话我都必须听到,我不允许你离开我”,没有,办不到,那不如保全自尊来个不为瓦全同归于尽。

对窦寻是心疼居多,对徐西临则是敬佩居多。他的经历和心路对目前的我来说具有巨大的震动和启发,徐西临在我眼里更像一个前辈吧,对他,我没有那种对无忧无虑的阳光大男孩的喜欢。徐进意外去世逼着徐西临不得不早一步长大成人,逼着他学会圆滑,学会妥协,把一身与社会不协调的多余刺骨斩下又磨平。再往后看,就总不受控制地想起那个斩下刺骨的徐西临,在黑夜里四处奔走,手里还紧抓着窦寻。

评论
热度(4)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