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大二】我亦飘零久

/二人重生,身份调换,没有前世记忆,安稳过日子


已是深夜,小孩子没有提灯,赤脚跑在竹廊里,轻巧灵快得像只小动物。他急忙刹住,停在一扇门外。

他吐吐舌头,踮脚够到门把时,里面的人恰好说:“进来。”

自然从善如流。

小孩子装模作样地在门上敲了几下,一溜烟儿窜进来,挤上床,生生撞开印飞星。

“大师兄晚上好呀!”

“没有你就更好了。”印飞星一挑眉。

这不是东方纤云第一次吵着要印飞星给他讲睡前故事,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大师兄真是个神奇的物种,知道些闻所未闻的奇妙故事。

“啊,大师兄,你这话,太扎心了……”东方纤云做西子捧心状。

“……你不腻啊?”印飞星眼角抽搐,合上书卷,“四师弟都比你有出息。”

“逍遥门人才辈出,那是自然。”小孩子手脚麻利把床收拾好,“我一个吃瓜群众不操心。毕竟大师兄你那么厉害是不是?”

说完挤挤眼睛。

“就你能说。”印飞星说不清是好笑还是无奈多一些,反正难分高下。他揉了一把东方纤云及肩的头发,揶揄道:“要不要师兄帮你做个发型?就是三师妹夸你可爱的那款……”

“可爱你妹啊!”东方纤云忍无可忍拍开他的爪子,“被笑了一个月啊一个月,清白英名全毁了!双马尾麻花大辫子你要不要啊!笑什么笑!我要去告诉师尊!”

他永远都忘不掉那天早上顶着这祸害人间的造型去上早课的经历!

逍遥门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连逍遥散人都来围观的一个早上!

印飞星差点被他掀下床,还在憋笑:“别别别,饶命。想听故事吗?我给你讲大闹天宫那回,别告状。”

“那出的是大师兄的风头,少变相夸自己。”东方纤云呸道,“三打白骨精。”

“我看八戒上蒸笼那个就挺不错,”印飞星青筋一跳,微笑,“符合二师弟您猪的身份。”

“胡说八道!”

“最晚睡最晚起吃得最多的难不成不是猪?”

东方纤云气得吱哇乱叫,眼看就要掐。印飞星手疾眼快,一把抽出被子把东方纤云罩住,团巴团巴,一股脑儿扔在角落。

世界顿时清净。

逍遥门大师兄印飞星秀气端正,沉稳可靠,天赋异禀,勤奋努力,爱护晚辈……修真界公认的楷模大师兄。

逍遥门二师兄东方纤云机敏聪慧,资质卓绝。

然不学无术,好混吃等死,喜偷懒打屁。修为却匪夷所思竹节破土似的涨,修真界公认的楷模奇葩。

楷模大师兄在后山养了一丛仙果,十分宝贝。仙果在大师兄的悉心照料下茁壮成长,门人夸大师兄兴趣高雅,到东方纤云这里……

宛若看老年人含饴弄孙。

此时印飞星正提着水壶给仙果浇水。水花四溅,明晃晃的,浓得掸不开,照得人身心敞亮。

楷模奇葩躺在石块上,看了一会儿话本,又打了会儿盹,忽然三两步凑过来,笑得诡异。

“做什……”

东方纤云一笑。印飞星话还没完,心中隐约升起不妙的预感。

只见对方出手如电,摘下果丛顶端那枚鲜红欲滴的果子,随意抹抹,转眼入腹。

印飞星目瞪口呆。

东方纤云在印飞星震惊的目光下,吃完仙果,抹干净嘴,随手在身上擦了擦。

印飞星:“……”

“挺脆的,就是有点酸,没熟透啊。”东方纤云砸吧砸吧嘴。这仙果根本没有他人相传的特殊之处,不禁失望。

“——东方纤云!”印飞星一下拔出剑,浑身哆嗦,“活得不耐烦了你!”

“吃几个果子而已,至于这么小气吗!”东方纤云见势不妙,赶紧窜上树,“果子种了不就是让人吃的吗!”

“偷吃东西你还有理!”

印飞星提剑就追,剑锋挥扫至眼前,东方纤云惨叫出声,姿势扭曲地偏身躲过一招。

他只见眼前白光一晃,一缕黑发飘飘悠悠落下。

卧槽!认真的!

东方纤云惨叫一声,脚下抹油发足狂奔起来。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大师兄饶命啊!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偷吃了!”

印飞星怒极:“你还有下次?!”

印飞星手背登时爆出几条青筋。他足尖一点,纵身跃起,脚下树枝咔嚓一声,半截断裂。

东方纤云瞬间崩溃了,几乎要迎风泪奔,他将轻功运到了极致,瞬间翻过挡路的低矮果丛。

——怎么这祖宗这么难伺候?!说句话还有火上浇油的效果!

“没有,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还狡辩!你三番五次来偷吃别以为我不知道!”

东方纤云大惊失色,连连摆手:“我没有偷吃过啊!”

正大光明来摘的!

“——诡辩!”印飞星喝道,“找死!”

一众小弟子们正要上早课,见到大师兄二师兄精彩无比的“比试”,好奇有之,兴奋有之,都纷纷跑过来。里一层外一层,越聚越多。

“大师兄二师兄又打起来啦!”

“等等我啊书还没放下呢!”

“来来来买定离手!这位师弟下注吗?”

“不买不买,上次押了二师兄,输得裤子都脱!”

“这算什么,上次有位师姐赔的倾家荡产,被迫吃了一月有余的大二粮……”

一片倒吸冷气声。

“太惨了……”

“太毒了!居然被迫吃邪教西皮……”

那边打得越发激烈,一点不输小弟子们的下注盛况。

然而印飞星这次动了真气,出手和之前讨教式的点到为止截然不同。

修行未到的和根基弱些的,被他们的内力激得内息翻涌,却愈发兴奋。较长些的见怪不怪,但还是凑上来围观,从中偷学几招。

印飞星的剑逼至东方纤云眼前,从各个方向瞬息刺出数十个直刺,犹如绽开的钢铁之花。东方纤云往后掠开,踢起地下石子将其甩向印飞星,趁印飞星视线被扰乱的时候矮身向前,横掌劈下印飞星的手腕试图打掉剑。

印飞星根本不吃这套,他侧身偏开,左手出招如电,一把抓住东方纤云的手。然而对方使了巧劲翻腕挣脱束缚,作势要跑。

印飞星当即改为双手握剑,缓缓举到头顶,这一式呼啸落下,如同蛟龙出海,招招狠厉,步步致命,直刺横劈竖砍惊涛骇浪一般气势汹汹,连绵不绝,横扫涤荡。

竟是副门主所闻名的水行剑法第一式!

内门大弟子明明到弱冠才能学的招式,他怎么现在就会了?

胆子小些的小弟子惊呼出声,东方纤云眼看就要抵挡不住——

铮一声响,剑光纵横,印飞星的剑被长剑格住而战栗起来,两剑嗡鸣,剑气所至繁叶纷纷扬扬从树枝上落下,又被二人扬起的风重新卷至空中。

然而几轮下来东方纤云只是抵挡,并不出招。印飞星倏地瞪大眼,满天花繁落地,东方纤云轻咤一声,发力往前一送推开印飞星,旋即抽剑后撤,翩然落地。

直到这时,一滴冷汗才顺着他脸颊滑下。

“平时的锻体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完成?怎么力气小成这样?”印飞星收了剑,沉下脸,周围弟子硬是大气没敢出,“还有昨天的晚课,你的功课哪去了?”

东方纤云瑟缩一下:“功课……写了呀……”

“罚抄的门规呢!”

声音愈发小下去:“……还没。”

印飞星几步上前揪住他的耳朵,拖着往回走,“正好,师尊有事需要我们下山跑一趟,你和师尊认了错再走,不然别想跨出山门一步。”

又回头扫视一周,“各位师弟师妹,时辰不早,要赶不上早课了。”

树林里霎时群鸟惊起,振翅飞翔天穹。东方纤云和众弟子们的哀嚎漫山遍野地回荡,屋檐下打盹的猫百无聊赖舔舐爪子,几只鸟雀在院子里啄食。

而今天也是温暖懒散的阳光。

/ FIN

鸡飞狗跳的逍遥门流水账。压着好久懒得改就这么发吧……(地遁

评论(2)
热度(70)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