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盲





复读



原ID 袭隐渊

【冰秋】君不见

/记一次小学生春游打怪

篝火发出噼啪声响,洛冰河从梦境中一惊,爬起,盖着的青色外衫随之落下。恍然间看见沈清秋依旧坐在对面,姿势同半个时辰一样未变。
沈清秋抬起眼睑,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醒了?”

只是淡淡一眼,可那里头蕴藏了太多不满和责备,洛冰河脸上一阵阵发烧,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弟子失职!竟然在这么紧要的关头睡着,让师尊独自一人守夜……”伤口还扯着跳疼,他咬咬牙,抓起正阳单膝跪下,向沈清秋请罪,“请师尊责罚!”

“为师有说要责罚你了吗?快起来,地上凉。”

“请师尊责罚!”

洛冰河将头埋得更低了。

这场汇集了仙界几大门派的夜猎,是仙盟大会之前举办的最盛大的盛典,作为弟子们锋芒毕露前的小试身手,各门派也并不小觑,下了重本认真对待。弟子夜猎的成果几何,终究关系到门派的脸面。

堂堂苍穹山派,自然不会落后。清净峰的弟子早早做好了研究,以洛冰河为首,一进山便撒野似的四处搜捕,上蹿下跳,成果丰硕,不亦乐乎。

只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喝凉水塞牙缝也十有八九。同行的幻花宫恋战,失手惊动了藏在山中的无名魔物,实力悬殊,越级苦战,大多数人都受了伤。洛冰河照顾不来这么多人,叫宁婴婴带其他人撤退,由他自己殿后。

“我看你也是个痴的。”

“……”

“自己想想,若是你宁师姐没有及时撤出,没有及时叫救援——我问你,现在还有洛冰河这个人吗?”

“……师尊教训的是,弟子知错。”

沈清秋几乎微不可闻叹了声气。沉沉夜色,寂寂月华,幽峰深谷中,火光将他的身形抹出明暗,线条柔和,洛冰河却看不清晦暗里藏着的半边表情。

洛冰河猜他还在生气,事实上沈清秋也的确气不过,一翻手腕,檀骨锦面的扇子犹如活物般展开:“放着信号弹不用,逞强殿后,越级对战……你知什么错。再这么胡来,可没人帮你收尸!”

沈清秋脸冷下来,扇得风生水起。

“还不从地上起来!”

洛冰河赶忙站直。“……弟子不敢了。”

是真的不敢了。洛冰河以为自己留下殿后能拖到宁婴婴带人完全撤退,那样也不必浪费信号弹,惊动师尊来救人。谁知那魔物狡诈得很,居然设下了结界来个瓮中捉鳖。

异常混乱的苦战。眼见结界就要彻底闭合,洛冰河猛力将最后一名弟子推出,浑身脱了力,就要往魔物脚下倒去。最后落入视野的,除了结界外宁婴婴惊惧的脸庞,一众人大惊叫喊,还有一道颤巍巍爬上天空的烟花——

沈清秋一定会来。

终究还是……给师尊添了麻烦啊。

对不起。

我还是不够强。

洛冰河无声息地笑,一点儿也分不清是无奈,还是自嘲多一些。浑身上下被猎猎黄沙混杂令人作呕的魔物威压鞭打得作痛,他用最后一点力气甩出灵力暴击,就势往旁的陡坡奋力闪去。此刻黑暗连根拔起,一击击中,敲震得头骨生生欲裂。

他终于昏过去了。

林间鸟趁夜色闪过,扑棱振翅声在如此寂静的夜里越发惊心。

沈清秋拨弄树枝,给篝火添了柴,也没有离开原位一寸。火星闪动,树影幢幢,洛冰河垂眼盯着脚下枯枝败叶,手却紧紧按在正阳剑鞘上,蓄势待发,不知在打算什么。

我不能拖累师尊。

洛冰河暗自想。

师尊是为救我,才被魔物所伤,不然不至于旧伤复发使用不了灵力。我就算再没用,也一定要保护好师尊,无论如何,一定要撑到掌门师伯找到我们才行。

这念头在少年人脑海里甫一冒出,便燎原般在他身体轰轰烈烈烧了个遍,几欲破出。

沈清秋却突然抬起头,看向洛冰河身后,眼神锐利,几乎能吹毛断发。

洛冰河身形一闪,只听得剑身出鞘时一声短促的尖啸,他已站到沈清秋身侧,长剑挡在身前御敌。

剑锋所指,剑意凝聚。

这剑意通透却不乏锐意,蓬勃却不失沉静,好似初阳倾泻,浩渺之上,浮光跃金。剑意如何,基本代表剑主人的实力甚至心性,沈清秋不会感觉不到。

他眼里看着洛冰河,默默笑了笑,很快敛神:“小心那边树林。”

话音刚落,树林深处果然发出巨大声响,鸣声上下,群鸟仓皇向黑夜里逃去。声音越发逼近,当中混着威压,石锤似的要把人锤成肉泥。沈清秋暗道不好,抬手拦下要冲出的洛冰河,以扇为剑,扇面直直劈开沉重空气,随即抬手再往上一送,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发出一击灵力暴击!

这一击想必是积攒已久,灵力大得惊人。洛冰河没看见沈清秋是如何出的手,只觉得眼前一花,树林裂成两个斜劈,轰然倒地——不,不仅仅是树!洛冰河一惊,那魔物完完整整地暴露在两人眼前,因为胸前深可见骨的伤口发出尖锐刺耳的咆哮,直往人耳里扎刀子似的,恨不得腾出手让耳朵先逃过此劫。

烟尘气浪轰隆隆扑面而来,沈清秋负手而立,方寸未动。洛冰河挡在他身前,手中正阳行云流水破开尘霭,随即脚下轻点,剑式陡然一变,闪在魔物面前当头劈下!

这一式如同蛟龙出海,呼啸落下,血柱喷涌而出。魔物疼痛难忍,突然浑身暴长出刺,密密匝匝,几乎难有立足方寸。它反手朝背后拍去,从洛冰河的角度根本躲闪不开。

——轰!

修雅出鞘。

洛冰河猛然回头,惊喜万分,全然忘了方才的危险。他只见沈清秋还是清净风度,轻描淡写地站着,仰起脸,朝少年笑笑。

“去吧,要动我徒弟,没那么容易。”

“——是!”

洛冰河笑靥灿烂,大声回应道。

他将心里方才生出的无措和恐惧碾在脚下,一并踩碎——有什么可怕的?洛冰河想道,我无所不能!

他一击末了,提剑狠狠刺下,剑身整个没入,几乎只剩了个剑柄在手中握着。

沈清秋大喝一声道:“跑!”

魔物惨叫凄厉,扭动肥大笨重的身躯试图将洛冰河摔下碾死。洛冰河毫不犹豫,下手狠厉,一下扭转剑柄,竟在分毫间滑了上去,顺着力道自下旋绕而上,剑走龙蛇,留下一道深长而致命的伤口。

长而锋利的啸叫。魔物此刻已毫无还手之力,踉踉跄跄几步,浑身抽搐着,终于轰然倒地。

轻松,好似挥毫泼墨写就什么名家大作,挥洒自如。一般在洛冰河这个年龄的修士——不,就算是一般修士,若非功力深厚剑术了得,根本不可能达到这轻巧自如的境界。

然而本人对此倒波澜不惊,反应平淡。

他随手一擦溅上的温热血液,冲下面静静看着的人粲然一笑:“师尊!”

“干得漂亮。”沈清秋由衷感叹道。

这可是男主,带粗壮金手指开挂的男主,他的徒弟,能不轻松漂亮吗?啊?

他张开双臂,将从魔物尸身上一跃而下的洛冰河接了个满怀,顺手揉揉对方的头顶:“结界也解除了,我们赶紧出去,别让大家担心。”

洛冰河整张脸从他怀里抬起,眼里流光溢彩,笑容满面:“那师尊,弟子先去前面开路。这路不太好走,万一摔伤了就不好了。”

……这里挡路的只有你刚打完的Boss哟小朋友。

他哭笑不得地目送洛冰河一路小跑,白色身影渐渐隐没在浓稠的黑夜里,方才收回视线。

沈清秋收回修雅,一手执扇,轻轻敲打着手心。风声习习,蝉鸣阴翳,四下一片寂静,连半分洛冰河开路的动静也没有。

他姿态闲适,方寸未动。仿佛他不是在野外,也没有进行过一场精彩绝伦的大战,更像是在檐廊边,廊外风铃泠泠清脆,木碗里结着霜的枇杷酸涩微甜,而他闲敲棋子,木桌轻轻震动,落下寂寂灯花。

太久了。久到他都快生出错觉,怀疑自己所想的是不是错了。

良久,还是沈清秋先叹息道:“……躲在黑暗里做什么?出来吧。”

无人回应。

沈清秋无奈,只能继续道。

“跟了一路到现在也不愿露面,那我也不逼迫你。”

“只是你看看,就算前路黑暗茫茫,你自己也已经出发了,没有犹豫,毫不畏惧。那你这样定住我、不让我前行,也不让我后退,有什么意义?又是何苦?”

“你怪我冷淡无情,我要说你作茧自缚、画地为牢——别怪这话说得狠了。”

“——你该醒醒了,洛冰河。”

说罢,他当真半分不留恋,旋开檀骨锦面扇,轻轻巧巧,往洛冰河消失的温和良夜走去。

疏星朗月,夜色深深。

——并非空无一人。

洛冰河——青年洛冰河,从断树残枝掩映下慢慢踱出。晚风斜吹,黑衣飘摇举。本该一派翩翩,仙风道骨,此刻所有表情却只是一块松松垮垮挂在脸颊上的纸鸢,不用风吹,就已经散了。

他走到沈清秋原先站着不动的地方,抬手压了压眼角。

又起风了。

洛冰河却走不动了。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成青丝——

暮成雪。




/FIN

是糖……吧?

评论(7)
热度(103)
© 木由子月南 | Powered by LOFTER